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Web Directory
(6028)
 
You didn't create any blog yet!
 
--- Rose_Lu (3/16/2017)
 
1、梭罗曾经悲观地预言,人并非与生俱来就带着善意。大多数人内心深处都存在个体主义对抗法条和规则的叛逆倾向,社会本能是后生的,也显著弱于个体本能,需要不断地强化。如果说同情和爱只存在于家庭成员当中,通过组织的形成,同情和善意也会产生。我们喜欢与自己相似的事物,不仅怜悯自己的挚爱,也会对同类报以同情(这种倾向称为“情绪的模仿”),最后形成一定程度的同情心。然而同情心并非先天产生,而是后天需要,这种需要也具有地区差别。同情心就如同个体思想生成过程中的一种道德押金,通过这种道德押金,社会把个体主义的灵魂联合起来组成了一个联盟。

2、总的来说,在这个发展过程中,通过有组织的社会,形成自然状态下的个体力量法则,并导致整体法律和道德律令。正义仍然取决于力量,但整体的力量限制了个体的力量。一部分自然个体的力量或权威让渡给组织,作为回报,个体的力量也扩大和加强了(比如,我们放弃了把愤怒转为暴力的权利,但也避免了别人的暴力行为带来的威胁)。
因为人是激情导向的,法律就是必需品。如果人都是理性的,法律就非必需。完善的法律对个体的容忍,等同于完善的理性对激情的容忍:通过调和相互冲突的力量,避免破坏,整体力量也得到提高。在形而上学中,理性就是事物规则的概念;在伦理学中,理性是建立在欲望之上的规则;因此在政治学中,理性是建立对人对规范的基础。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个体的力量被限制,从而不会产生相互破坏性。

3、国家的最终目标不是管控民众,也不应该靠使民众惧怕来束缚他们,相反国家应该给个体予自由,使他们免除恐惧,不会受到伤害。国家的终极价值不是把理性的人变成野兽和机器,而是使个体的灵与肉安全地运转,引导人们按照自由理性生活并实现自由理性,免除相互间的仇恨、奸诈算计和不公平对待,自由应该是国家的终极目标。

4、国家经济需要发展,以自由作为国家目标能对发展起推动作用。如果法律抑制了发展和自由,如果国家(和其他组织一样)为了保持其存在,而变成一种压迫和剥削人民的机制,个体可以有何作为呢?斯宾诺莎认为,即便是(暂时)遵循这种不正义的法律,理性的抗议和讨论仍然应该被允许存在,通过允许自由发表意见进行和平的改变,即使这种自由会带来一些不便。如果法律把言论自由的途径堵死了,任何不正义的结果都可能导致革命,因为人民是不会尊重不能被批评的法律的。3月16日打卡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703645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