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431)
 
--- Chen_Jie (3/3/2017)
 
作者: 陈杰

桥港区

我住的地区在芝加哥叫做bridgeport,距离唐人街很近,华人称这个地区为桥港区。桥港区是芝加哥77个社区(community area)之一。它在芝加哥运河旁边,离市中心不远。到市中心大概不到4公里路程。仅有的三条穿越芝加哥市的高速公路都在桥港区附近穿过。不像芝加哥的其它居民区,例如,富裕的林肯区,桥港区的马路非常宽阔,居住环境不算太拥挤。特别有一种闹中带静的气氛。著名的芝加哥白袜棒球队的球场就在桥港区的正东边。 桥港区的东边是著名的伊利诺州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简称IIT。 IIT是美国第一所授予黑人学位的大学。它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麻省理工(MIT),加州理工(CIT),佐治亚州理工等齐名的理工学院。它除了有享誉世界的建筑专业外,还为上世纪摩托罗拉的崛起提供了大量优秀的工程师。
我家离IIT图书馆的直线距离应该不到300米。我从小就对大学图书馆情有独钟,总是梦想每到周末清闲的时候,可以到图书馆泡上一个下午。不是为了认真读书,而是能够近距离地感受年轻人的青春活泼生活。我太太说我是为了近距离看美女。
从1830s年开始,因为当时伊利诺州(Illinois)开凿Erie运河,需要大量民工。当时从欧洲爱尔兰和德国招来了大批民工,其实就是广东人说的卖猪仔。那个时候,爱尔兰和德国都很穷,大批走投无路的农民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来到了伊利诺州。 当时伊利诺州州刚开发,根本没钱付民工的工资,就发行一大堆类似于债卷的”Land Scrip”(其实就是白条,美国人叫IOU)。不知当年的民工有没有每天骂政府是骗子呢?
当时美国立国不久,国家从印第安人手里抢来大片土地,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地主。由于美国土地太多,土地当时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我后来明白了因为土地不值钱,所以美国历史也就不会有什么农民运动了。 当时挖河的工人工作后没有工钱,但是会得到这些白条。用这些白条可以买下沿河傍边的土地。大量这些欧洲早期来的民工就沿河聚居下来,慢慢形成了Bridgeport这个居民区。当运河建成之后,这里成为交通和商贸的枢纽,就更加吸引大量欧洲由于战乱而被迫离开家园的农民。 到1860s后,当时除了爱尔兰和德国的民工外,还有意大利,克罗地亚,立陶宛,瑞典,波兰等其它国家的农民大量涌入。 桥港区西边有一条路现在还叫Lituanica Avenue,就是当时立陶宛人聚居的地方,当时被称为立陶宛市中心。类似于华人的唐人街。 S先生就是立陶宛的第三代后裔。
有一点很难理解,现在芝加哥市周围白人最多的是来自波兰,至少有一百多万人,是仅次于华沙最多波兰人居住的城市。但是,居住在桥港区的波兰人现在好像不是占大多数。
每个国家来的民工很自然就会形成自己的社区活动中心,所谓这些活动中心基本上就是教堂了。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原来桥港区除了原来的德国人后裔有部分是新教徒外,其它国家的后裔都是天主教徒。桥港区也成为芝加哥教堂最密集的地方,而且大部分教堂现在都成为芝加哥的历史遗迹。 例如,波兰人的St.Mary of Perpetual Help Church 和St.Barbara Church。 克罗地亚人的St. Jerome Church时至今日还是芝加哥克罗地亚人节假日聚会的重要地方。立陶宛人有自己的First Lutheran Church of the Trinity Church. 这些教堂都是天主教教堂。新教的教堂也有,但不是很多。当地居民周日一般都会到这些教堂做礼拜。教堂很多时候就是一个社区八卦的地方,棒球队的家长就会把很多社区的八卦新闻带到比赛和训练场上。所以,Ivan和Irene打了几年社区棒球也给我和太太带来很多美国另类的历史文化认识。
桥港区大部分教堂除了是社区聚会的场所外,还办学校,所以桥港区的白人基本都是世代在教会学校长大的。很少有人上公立学校,以至于这里的公立学校一直都是芝加哥市里比较差的学校。Ivan和Irene上的Robert Healy小学,建于1885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由于学校声誉很差,从学前班到八年级的学生不到300人。但是时来运转,九十年代初,大量中国留学生拖家带口来美国留学大多选择在桥港区临死落脚。不少中国小孩只能到Robert Healy 学校读书,三,五年下来,Robert Healy学校成了芝加哥稍有名气的学校,也因此吸引了大量学生。这两年,学校的学生人数一直都在1800 人以上。很多华人为了进这学校,不得不使用假地址。由此可见,学校好不好,跟生源关系有关。我经常在想,如果中国的北大,清华没有国家照顾让最好的学生进去,它们能被认为是好大学吗?
桥港区在芝加哥的历史比较特殊。 要了解芝加哥的政治,必须要了解桥港区。从1933年到2011年只有10年市长不是从桥港区出来的。即使是1933年以前的市长,如果得不到桥港区的认同是不可能当上市长的。桥港区的历史留下不少芝加哥地方政治的痕迹。桥港区有大量在市政府工作的居民。感觉上,大部分居民都对市政府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参加社区棒球活动的小孩大部分家长都在市政府工作,而且桥港区的棒球场地大都是市政府的物业,因此社区棒球会得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方便。在桥港区出市长的时候,居住在桥港区的居民会享受到很多市政府的福利。例如,收垃圾的比较频繁, 道路会经常修整, 下雪的时候,扫雪车会比较多。我们家就曾经通过其他队友的家长的帮忙,请市政府的人员把门前的树修理一番。如果没有人帮忙,靠正常渠道申请,也不知等到猴年马月才能等到市政府的人员来修理门前的树枝。
历史上,为什么桥港区会出那么多市长我没做过仔细研究。可能跟早期挖河有关,挖河的时候因为大家都来自欧洲不同的地方,需要互相照应,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老乡帮老乡。所以,就形成了不少类似于“黑帮”的组织。后来运河建成后, 这里变成交通和商贸枢纽,码头的苦力工作很多,碰上当时欧洲到处都是战乱,又吸引了更多欧洲移民。当然不同国家来的人就必须依靠自己的“黑帮”来保护自己了。芝加哥早期很多工人运动事件都发生在桥港区。当地人确信,这些工运多多少少都有黑帮的烙印。这样也使得桥港区有美国历史上有名的“黑社会”大本营的美称。这些“黑帮”组织通过他们严密的基层组织运作,会为候选人拉到大量的铁票。
很多主流媒体一直认为桥港区的“黑帮”组织操纵了二十世纪的芝加哥选举。有些时候,还影响了美国的联邦大选。最有名的传说就是,1960年美国总统选举。 传闻当时的市长老戴利在总统选举中舞弊,帮助肯尼迪在伊利诺州以微弱优势赢了尼克松,从而赢得了美国选举。使得肯尼迪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天主教总统。 老戴利和肯尼迪的父亲是结拜兄弟,是芝加哥,也就是桥港区“黑帮”的老大。是不是这样,不得而知,当地上了年纪的居民好像对此深信不疑。
由于桥港区在芝加哥一直有“黑社会”的传闻,所以一般外来人会误认这里是藏污纳垢不安全的地方。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桥港区的居民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们的社区生活特别像中国那个年代城市的生活,小孩都上差不多的天主教堂学校,各自的学校都有自己的运动队,一年四季都有比赛。当然校际之间的棒球比赛也就成为各家各户出余饭后的谈资了。小孩一放学就到大街上玩。因为左邻右舍之间的互动很多,每家家里的情况对社区都不是什么秘密,外来陌生人进来就会被默默地注视,使得外来人觉得这里很不安全。 桥港区历史上也一直排斥非白人。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随着老一辈的白人慢慢消失,才开始吸纳中国人,现在也开始有一些墨西哥人慢慢在桥港区的西边居住。1993年,曾经有一位黑人少年无意中进入了桥港区的一个公园Armour Park,被人追打致重伤,从而引发黑人大规模游行抗议桥港区种族歧视的事件。
跟棒球队其它小孩的家长熟识之后,发现他们大部分都从小认识,而且他们之间的家庭成员互相也非常了解,有些还沾亲带故。 比赛之余,这些家长经常会给我这个“外来人”讲讲一些陈年往事。也让我这个不远万里从中国来的人可以体会到美国民间社会的历史变迁。
美国职棒大联盟的一支球队白袜队的球场就在桥港区。桥港区的居民也顺理成章地变成白袜队的忠实粉丝。从某种意义来讲,白袜队的存在也大大刺激了周围居民对棒球这项运动的热爱。2005年,在相隔了86年后,白袜队再次夺得世界冠军。决赛期间,大批主流媒体涌入桥港区,惊呼这是哪里来的世外桃源。决赛后,当地电视台还专门组织了一个研讨会,让主流媒体谈谈对芝加哥市的看法。 参加研讨会的人一致认为,综合各方面因素,桥港区是美国现代最适合抚养小孩居住的城市居民区。
题外话,现任市长是原来奥巴马总统办公室主任。他上任之后,桥港区居民认为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打击原来市长的势力上。所以,桥港区的市政福利越来越少。也让民众领略到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含义。为了对抗现市长对戴利家族的清算,戴利家族推出他们的第三代(前两代前后当了43年芝加哥市长)从政,现时已经轻松拿下桥港区的区长(11th区)。过去从桥港区出去任市长的人都是从11th区区长做起的,看来这个戴利家族第三代的小伙子的前途不可估量.
到McGuane棒球联盟打球的小孩基本都是居住在桥港区的居民。除了华人以外,球员的构成也基本反映了各个族裔分布情况。白人占大多数,其次就是新近迁移进来的墨西哥裔。也许是历史原因的惯性,我从未见过黑人在McGuane棒球联盟打球。在美国,人们一般不打听别人的收入,所以很难知道其它球员的家庭收入情况。我直觉觉得墨西哥裔的居民普遍属于美国的穷人,有一些人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状况。不过,墨西哥裔的居民好像都是天生乐观派,非常安于现状和享受生活。无论是白人或者墨西哥人,超过一半的小孩都是单亲家庭的小孩。跟单亲妈妈一起住的比较多。这些单亲父母好像换男女朋友也比较频繁。若干年后,我们偶尔还会在社区遇到这些小时候和Ivan一起打球的小孩,大部分都是上社区大学或者干脆大学也不上。这让我相信,美国很多社会问题归根到底都可以追溯到单亲父母的问题。
Ivan离开了S先生的球队后,加入了另外一支球队,很快就成为McGuane棒球联盟的明星了。特别是成为同龄球员中最厉害的投手。不是因为他投球的力量很大,而是他控制球的落点非常好以至于其他队的教练面对Ivan投球时一再告诫他的队员不要指望Ivan会投坏球。球队在Ivan的帮助下,连续两年都获得了亚军。Ivan也连续两年被选为全明星球员。
Ivan在球场上的表现越好,赛场内外得到的赞美声越来越多,反过来又刺激Ivan更加渴望提高自己的球技,形成了非常好的良性循环。Ivan在棒球的表现很快就传到了他就读的Robert Healy学校。Ivan小时候是一个非常阳光可爱的小孩,除了学生很喜欢他,老师也很喜欢他。他三年级的班主任Miss P 还几次亲自跑到赛场全程观看了Ivan的比赛,也让Ivan在他的同学中出尽风头。每次看到Miss P亲临赛场花好几个小时看Ivan打球,我夫妇内心真是很感动。更觉得Robert Healy这所在芝加哥不甚出名的小学非常适合Ivan。
2006年球季结束,S先生因为觉得他的儿子需要一个更高的平台去培训他的儿子,决定离开McGuane棒球联盟,自己组织一支叫BOMBER的旅行队(travel team)去打更多高水平的比赛。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Ivan,让Ivan参加他新组建的球队。Ivan过去两年的表现 让他从被漠视到被重视也算是一个飞跃式的进步。我们也第一次接触到旅行队这个概念,也知道McGuane棒球联盟对Ivan发展的局限性。Ivan就这样成为S先生组建的BOMBER的年龄第三小的一员。 另两个比Ivan小两个月的小孩I和D是因为家里和S先生有特殊进去的。从此,我们一家就被卷进旅行队的江湖中了。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324965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