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World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Finance Lift Style Entertainment
Computer Automotive Business Sport & Outdoor Law Real Estate Health Government
 
  Home
user id
password
(30649)
 
--- news (1/10/2013)
 
导致肿瘤的基因基本已经清楚,这些基因大多是与细胞内信号传递或调节细胞生长有关的基因。数目会有几百上千个之多。有些基因的突变是导致它编码的蛋白质功能加强而导致肿瘤,有些是反过来,功能减弱而导致肿瘤。而基因的突变可以是单个核苷酸的变化,也可能是调节基因表达的部分出了问题。正是这种千变万化的突变,让现代生物学没有办法找去一种万能药来对付一种特定的肿瘤。

在乳腺癌的病人中,目前在基因水平上是分三型:ER+PR+HER-,ER-PR-HER+和ER-PR-HER-。之所以这么分,是因为前两者有相对应的药物治疗。在手术切除的前题下,这些针对特定基因的药物是现代生物学对人类抗击肿瘤的贡献。ER是雌激素受体的英文缩写。在乳腺癌病人中,约70%的病人的肿瘤细胞里有该基因的表达(PR基因是受ER调节控制的,一般情况下,ER+的病人也是PR+)。这类病人中,使用阻止雌激素起作用的药物会有相对良好的治疗作用。HER+的病人占乳腺癌总病人数的15%,而对应药物也已在临床上使用,但疗效不如针对ER+的病人的药物。三阴型病人在乳腺癌病人中的比例约占15%。目前三类病人的生存率大致情况如下(希望我没有记错):ER+PR+HER-病人五年生存率是80%,20年生存率是40%;ER-PR-HER+五年的生存率是40%,20年生存率20%;三阴型除了能手术切除干净(一定不能扩散,这就是早期诊断的重要了),基本上就是宣判了死刑。

你可以看出来之所以能分三型是因为两型已经有了治疗的药物。如果没有对应的药物,这种分型在临床上就没有意义了。同时,你也可以想象,三阴型的病人中,其实还有很多的亚型,因为病人相对少,研究也就少。去年西北大学一位临床医生来给一个讲座,他就是研究三阴型的,他有太多的病人切除肿瘤样品,想在这个三阴型中再分一个大类出来。如果他的分子指标正确,就为后面的药物研究找到了一个分子水平的目标。

本人因从事ER的研究多年,对这方面的研究有一些了解。在(女)人体里,雌激素这个小分子化合物通过血液流到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然后可以自由地进入细胞,和细胞里的雌激素受体(蛋白质大分子)结合。这个结合就象一把钥匙插进了钥匙孔,让雌激素受体激活,行使它调节其它基因表达的功能。而受它调节的基因里,有很多就是细胞生长必须的基因。了解了雌激素的工作原理,药物研究就有了目标:要么不让雌激素在身体里合成,这一类阻止雌激素合成的药物临床上已经广泛使用。还有一类药物就是直接占领钥匙孔,让雌激素没法和雌激素受体结合,从而不能激活下游的基因表达。占领钥匙孔的方式的药物有两个在广泛使用。Tamoxifen是优先使用的,另一个由于从吃药到血液里有足够的量需要很长时间,往往是在对tamoxifen有抗药性的情况下使用。

从上面可以看出现代生物学对药物研究和疾病治疗上的作用。虽然目前很多疾病,包括肿瘤还没有对应的药物,但现代生物研究在一步一步的推进。随着导致每种疾病的基因一个一个的破解,对应的药物研究也就会跟上。想象一下今后肿瘤的治疗前景:早期诊断后的手术切除,切除的肿瘤组织在基因水平上分型(profile),对应的药物就可以给特定的病人。当然,成百上千的基因,要找到对应的药物,还有很长的等待期。

(这只是我熟悉的研究领域。大家在这里经常提起的DNDN,是用免疫的方式来对付肿瘤的。因我不在这个领域,就不多讲了。在研究水平的思维(idea)就更多了。)

来源: Morning3evening4

 
 
Nickname or Accout id (editing available):
Enter number: 447106
 
 
 

Travel Education Society & Culture Home & Family
Art Automotive Business Computer
Real Estate Government Entertainment Law
Finance Sport & Outdoor Health Lift Style
Other